慕绒

挺可爱的小孩
练手期,文风不定
想到什么写什么

我他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泽楷x你】小事

※起名废

※更新这件小事

※当我们老了








正文:

【一】

午后阳光爬进窗,暖暖地挥洒在客厅。你窝在小沙发上,戴着眼镜看书。金色的阳光照在书上,纸页似乎都在发光。

你眯着眼睛细细地读,一会听到了一阵开门声。你应声回头,看到周泽楷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两个袋子。他换了鞋往厨房走,把袋子放在水池边,开始洗菜。

放下书仔细想了想,你才记起昨天晚上在外地的女儿打电话,说晚上要回家。昨晚临睡前你还嘟囔,明天要给囡囡做糖醋小排和鲫鱼汤,明天要去买排骨和鲫鱼。

但是今天早上起来,当事人你就完全忘了。

囡囡总是说,你越来越像个小孩了,都是被爸宠的。你认真想了想,发现还真是。

他总是默默地记下你的喜好、口味;吃饭时会帮你把花椒和姜挑出来;会在周末早早起床给你买街头的豆浆;你准备买的东西、记在本子上要做的的事情、平时提过的小吃,都是他认真记下,然后帮你去买、提醒你去做……

他话不多,却总是默默地守在你身边。

你从沙发上下来走到厨房,站在周泽楷旁边想帮他,却被后者送到了椅子上:“水冷。我来。”

你靠着椅子呆了呆,然后开始看桌子上的相片。白色相框里你和周泽楷并肩坐在公园的红枫树下,穿着轮回的队服,笑容明艳,光彩照人。

几十年前拍的照,桌上的那张是不久前重新洗出来的,色彩缤纷,看着朝气蓬勃。你有点恍惚,似乎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秋天。

第十四赛季轮回夺冠,你在选手休息室里抱着刚刚比完赛的周泽楷抽抽搭搭地哭。他牵过你的手,还带着体温的冠军戒指套上你的无名指,他看着你,眸中似有星河流转。

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他说。

刚刚好不容易止住哭的你,在他说完的瞬间又红了鼻子。


真好啊,想一场梦一样。你想着想着,兀自傻笑。

“怎么了?”周泽楷从厨房出来,你摸了摸鼻子,冲他笑:“咱俩去公园走走吧。”

周泽楷点点头,你站起来走去换鞋,他还不忘从沙发上拿了一件外套,出门时披在了你身上。

起风了,你扯扯身上的外套,牵着他的手往前走,心里暖暖的。








【二】

小公园里很宁静。你和周泽楷沿着一条种着白桦树的小道慢慢地走,阳光透过树叶,投下一路斑驳的树影。

年轻的时候,你和周泽楷也总一起走这条路,那时你总喜欢跳着去踩地上的树影,他总紧牵着你的手,在你跳得太欢差点摔倒的时候,把你搂进怀里。

原来我们在这么多地方都有美好的回忆呀。你想着,有点开心。

走到路口时看见两个小孩,看着不

到二十岁,穿着宽大的情侣装,正在分吃一只冰淇淋。看见有人过来,女孩有点害羞地推了推男孩,被男孩笑着搂进怀里。

你看着他们,拉了下周泽楷的衣服:“咱俩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没在大街上吃过冰淇淋?”

“应该没有。”

是了,那时荣耀近乎火边全国,轮回当家队长戴口罩和鸭舌帽出门,都有被粉丝抓包的危险,和你一起在大街上秀恩爱的事自然是不能做。像现在这样不戴口罩大摇大摆地过街,原来想都不敢想。

你叹息了一声,然后抬头,对着周泽楷笑容乖巧:“所以我能不能现在和你弥补一下呢?先从吃冰淇淋开始怎么样?”

“不行。”拒绝和你预料的一样坚决。

“真的?”你试图挣扎。

“不行。不能吃。”周泽楷微微板了板脸。

你垂头丧气,赌气地松开他的手:“人老了,连吃东西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我好心痛!”

周泽楷想了想:“可以去吃面。”

好吧好吧,勉强同意了。

你嘴角向上翘了翘,重新牵过他的手。










【三】

走进面馆,一片腾腾热气,扑面而来。店员小伙走过来招呼,你们在靠墙的一张木头桌子上坐定,点了两碗拉面。

老板从厨房走出来,笑着冲你们打了个招呼。

面馆开了二十几年了,你们是老顾客,和老板也是老朋友。当初在街头闲逛时发现了这家小店,那时怎么也没想到辗转多年,到老了还能在这家店里安乐无比。

你突然有点想感叹一下人生。

老板走到你们对面坐下,三个人慢悠悠地聊天,从店中的小事说到家人和朋友,老板看着你们笑:“我有时候真羡慕你们啊,从那时到现在,两个人一点儿都没变。”

对啊。

你们老了,还是和原来一样。

一个心细如发,无言地守护着心爱的人。

一个粗枝大叶,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


面上得很快,端上桌一片氤氲。

你看着周泽楷,笑了。








【就黑叶修】所以伊丽莎白做错了什么

※码一个脑洞,来源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摸鱼,很短




正文:




一天叶秋在家里收拾东西,翻出来一本中学的历史课本。

是叶修的。


于是叶秋饶有兴趣地开始阅读(他哥哥上学时的黑历史)。

在某一页上,他看到边角上潦草地写了几个字“伊丽黢(qu)黑”

…………

叶秋沉默了。


然后他想起一件事。







在初中某一节课上,叶秋在认真听课,叶修在转笔。


玩着玩着他突然问叶秋:“你说伊丽莎白有姐妹吗?”

叶秋正在记笔记的手停了一下,想了想说:“有的,她们是五姐妹。”

“那你说说都叫什么名字啊?”

“嗯……不记得了……”


“我知道。”叶修冲弟弟得意地扬了扬眉,“伊丽莎白、伊丽黢黑;伊丽焦黄……”

………………………


叶秋沉默了。

那天下午有节信息课,课上制作了一个的小程序。


过程是,你的名字:XX

          你的梦想:VVVV

          

          嗨,XX

          有一天你会VVVV

叶修先做完了,得意地给叶秋看他的成果。

你的名字:伊丽焦黄

你的梦想:变成伊丽莎白

嗨,伊丽焦黄


有一天你会  变成伊丽莎白


叶秋:……………………我不能笑,我要严肃




END.

【黑遍全联盟】奇迹乐乐(二)

※张佳乐变成了奇迹暖暖
※已知:我很懒   求证:我为什么这么懒









正文:











3

坐在去微草的车上,大家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张佳乐一个人坐在角落思考暖生。



他刚刚被强制性的换了一身简约清纯的衣服。



其实刚要换衣服的时候,张佳乐是很惊恐的。


因为在他玩的奇迹××里过关的高评分一直是蜜汁审美,衣服越穿得多分越高,譬如有时戴了眼罩戴墨镜戴了墨镜戴面具,再譬如一身衣服有红绿黑紫粉白黄的奇异配合,再再譬如两只手能拎四个包加一把剑,再再再譬如特殊姿势的时候一个头四个胳膊四条腿简直是基因突变现场。

所以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是亲爱的女主角来打击报复他给搭配衣服搭的太丑了。


所幸他的穿衣风格比较正常,换衣服的过程也还算和谐——如果除去张佳乐以死相逼坚决抵制星星眼的林罗递过来的抹胸小短裙并且哀嚎声传遍整个霸图的那一段的话。



张佳乐emmmm,觉得该喷的点有点多。







其实,其实,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的少年,偶尔穿越一次他能接受,但是麻烦设定菌要穿要设定你给我设全乎点好吗?!为什么老子穿到少女游戏里顶着一头粉红头发一对纯洁无比的眼睛还是个大高个的男的?!而且衣柜里为什么有那么多洛丽塔小裙子?!你是写设定写到一半睡着了吗?!



张佳乐无比悲愤,转头看了看林罗,又有了重新生活下去的勇气。


没事,反正有穿裙子的,他还不是最惨的。


想通了的张佳乐继续梳理着杂乱不清的信息。




其实也没有多乱,无非是林敬言变成了温温柔柔能笑得他起鸡皮疙瘩的伪·绫罗;韩文清是威震八方的尼德霍格大总理,钱包脸一点都没变;张新杰变成奥兰多张佳乐其实一点都不惊讶毕竟他感觉两人之间只差一套西装;还有他刚偷偷拿手机百度的叶修双手叉腰一脸傲据,黄少天那家伙变成了金发王子(对此张佳乐表示不服),大孙跟他长得一样不过头发比他短点真的是鬼设定……



也没有多乱,对吧。












4

张佳乐沉迷于思考,什么时候到了地方车停了都不知道。



多亏好心的韩格霍德把他从车上拽出来。



一行人进了大厅,张佳乐第一眼就看到了微草队长的美颜。



亚麻色的长发及腰,翘着呆毛,别了几个星星发夹,紫色的小裙子上镶着白边和金色星星,蓝色的眼睛半眯着,看起来有些迷糊的样子。



啊。这就是刚刚百度的王法法吧。


王法法微微一笑,走上前来:“你们迟到了。”


奥兰杰瞥了眼张佳乐“张前辈换衣服耽误了点时间。”




王法法深深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你们坐一会吧,我想问张乐暖几句话。”见霸图一行人一脸不解,他又补充了一句,“微草有个新加入的成员职业是弹药专家,想请教他一点事情。”



哦,韩格霍德大度地点点头:“好。”


张佳乐就这样草率的被拉走了。



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王法法有可能要对他图谋不轨一样的预感。



走到另一间训练室,王法法拉出一张椅子坐下:“今天早上起来我做了占卜。”


张佳乐脱口而出:“老王原来你真会算卦?”



王法法瞪了他一眼:“别打岔,还有是占卜不是算卦。早上星盘告诉我今天有奇异之事,时空的顺序被打乱了。”他突然抬头,双眼凝视着张佳乐,“你觉得对吗?”



后者右眼跳个不停:“呵呵,呵呵呵……我怎么知道……”


王法法没有再问,只是站起身,把椅子推到原位,带着张佳乐走了出去。



张佳乐长舒一口气,这口气还没舒完,他不好的预感就实现了。


快走到走廊头的时候,只见王法法眼睛里灵光一闪,他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从窗口推了下去。





5
张佳乐懵逼,张佳乐非常懵逼。


为什么我穿过玻璃掉了下去?!


王法法你是不是推我了,是不是,是不是?!



你抢我冠军我都没把你推下去!


我问候你大爷!


昏过去的最后一秒,张佳乐脑中过的是对王法法的素质三连。















6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眼前是霸图三人担忧的脸。



他哀嚎一声,拽着韩文清的袖子:“韩格霍德!奥兰杰!林罗!你们要给我做主啊!王法法他把我扔下楼了!给我做主啊!”


三人面面相觑。


一时间空气都沉默了,过了一会林敬言才开口:“张佳乐你怎么了?什么什么把你推下楼了?今天早上我去你房间就看你倒在地上,难道是低血糖连带脑子都受影响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林敬言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张佳乐刚刚叨叨的不是奇迹暖暖里面的角色吗?你不会吧,玩得都中毒了!”



“……………”韩文清的脸黑了下去,“新杰,把张佳乐手机里的那个游戏卸了。”



张新杰点头:“以后晚上没收张佳乐前辈的手机吧,以绝后患。”



张·一脸懵逼·佳·不知所措·乐震惊地松开了韩文清的袖子。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世界观?!







王法法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一点番外
王杰希有点郁闷。



霸图来微草比赛,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看他的眼神里饱含着恐惧和痛恨和悲愤,见面的时候离他至少有三米远,而且比赛和吃饭时也选了离他最远的一张椅子。




连英杰都看出来了不对,问他是不是和张佳乐闹了什么矛盾。



王杰希很无奈,想去问问张佳乐。



但是他刚走到张佳乐在的那排桌子,离他还有一两米,对方就跟见了鬼一样跳起来,躲到了韩文清的身后。



韩文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就听到张佳乐在韩文清身后嘀咕:“队长你保护好我啊我和你说王杰希很有可能把我从楼上扔下去啊……”




王杰希:???







END.











【黑遍全联盟】奇迹乐乐(一)

※如果有一天,张佳乐变成了奇迹暖暖
※一个很迷的脑洞






正文:








1
早上七点多,张佳乐被手机闹钟吵醒。

他迷迷糊糊想了想,今天好像是有什么事,昨晚张新杰特地过来给他设了闹钟,还嘱咐了他几遍不能赖床。

于是张佳乐在床上翻了几下,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他还没大睡醒,半眯着眼走到洗手台,随手摸了一根扎头绳。

手随意摸了两把头发,张佳乐僵住了。

他虽然留着小辫子但是并不长,散下来也就到肩膀,但刚刚撩了下头发感觉比平时长了好多……谁趁我睡觉给我涂了生发剂啊!草!

张佳乐愤愤不平地揉了揉眼睛,看清镜子的那一瞬间,他再一次僵住了。



镜子里的人一袭粉红粉红的长发及腰,脸还是他的脸,眼睛却大了不少,还变成了粉棕色;眼神里透露出一种迷一样的坚韧、勇敢、善良又有点羞涩的光芒。张佳乐机械的转了转头,感觉自己浑身都散发着拯救世界的少女系(划掉)主角的光芒。



怎么就那么像自己在玩的某手游的女主角呢?!


张佳乐脑内弹幕刷得飞快。




一定是我没睡醒出现幻觉了对一定是这样最近压力太大了都怪张新杰总是催我早起害我天天睡不醒来报应了我都梦游了不过他说让我少玩点奇迹××还是有道理的现在我都中毒了做个梦都是暖暖……





他认(xia)真(ji)思(ba)考(xiang)了几分钟,决定爬到床上再睡一会。


人还没沾到床沿,门就被推开了。





来人一袭浅蓝色长裙,紫色长发飘飘欲仙,温柔的气场仿佛邻家大姐姐,冲着他动人一笑:“乐乐,你怎么出来啊,都几点了。”

张佳乐一个激灵:“卧槽,你你你你你谁啊!”



那人又笑了一下:“乐乐,你不会睡傻了吧?连我都不认识了。”




张佳乐眯眼仔细看了看,这张脸怎么那么像林敬言啊,他犹豫地开口:“林敬言?你是不是cos了来吓我?”




来人皱了皱眉:“谁是林敬言?我是林罗啊。”



“……………那那那我是谁?”


“你当然是张乐暖啊。”林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会真傻了吧?”



张佳乐捂着胸口,石化。


感觉眼前似乎有万千匹羊驼奔腾而过。












2
张·一脸懵逼·佳·不知所措·乐被林敬言,啊呸林罗拉到食堂的时候,都还是懵的。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韩文清跟张新杰坐在桌边,两人与平时无异,只是换上了西装——原来还有正常人啊,张佳乐刚想说话,身边的人却抢先开了口。



“韩队,副队。”林罗叹了口气,“今天乐乐有点不正常。他一觉起来,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而且他不记得我是谁了。”





“是这样吗?”张新杰推了下眼镜,镜片一反光正好掠过张佳乐,后者被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很正常非常正常,我没忘别人的名字啊,你是张新杰,那是韩文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呵呵呵……”



韩文清看着正在干笑的张佳乐,与张新杰交流了一个眼神,“看来是真出毛病了。”




林罗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乐乐,你刚刚乱七八糟地说了什么啊,这是韩队韩德霍格,那是副队奥兰杰啊。”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表情十分沉痛:“韩…韩德霍格?你把洁洁云至于何地?!”





说完之后,张佳乐简直想打自己一个耳光,他怎么那么自然的就带入了这个设定呢?提个毛的洁洁云啊?但是韩格霍德接下来的话,他更想打自己一个耳光然后一头撞死不要再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了。





“你怎么知道奥兰小名叫杰杰云?”




张佳乐盯着自家副队的脸,不由自主地脑补了副队穿着兔尾巴兔耳朵,一脸羞涩地站在队长面前:“总理大人……”




啪咔。




张佳乐听到了世界观碎裂的声音。




奥兰杰推了下眼镜,看着张佳乐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感到有些奇怪:“好了,张前辈和林前辈先吃饭吧,9点微草还有友谊赛。不过,张前辈好像出了点问题。”




张佳乐回神,连忙再次否认三连:“没有没事不存在问题,我刚刚跟你们开玩笑呢,我没事哈,真没事。不是要对微草吗,现在就出发吧我不饿!”





韩德霍格满意地点点头:“你终于有点觉悟了。”





“不过……”奥兰杰看着张佳乐,“穿着睡衣怎么能出门呢?”




张佳乐听着,这语气,这台词,这npc,他基本能猜到下一句话是什么了。




事实证明,张佳乐玩到v15不是白玩的。




林罗温柔一笑。



“快换上简约便于行动的衣服吧!”









TBC.